搜索            

无为论坛,没有版主,不删贴不封ID,北美中文论坛,加拿大中文论坛,红卫兵rolia,找工作,面试,职场,学英语,股市,炒股,心态,沟通

无为论坛,没有版主,不删贴不封ID,北美中文论坛,加拿大中文论坛,红卫兵rolia,找工作,面试,职场,学英语,股市,炒股,心态,沟通

陈文茜《希腊,起风了》 (时事)

by haploidus(今剩叹), 2015-07-11 11:26

published on wuwei.ca at 2015-07-11 11:26, topic link: http://wuwei.ca/index.php?id=28164

《希腊,起风了》陈文茜专栏

雨後花落,谁欠谁一滴眼泪?

美国有线电视网CNN走访距离雅典北方约一小时车程的工业城Chaldika,这里距离阿波罗神殿不远,曾经被认为「世界的中心」。只剩寥寥几家工厂。基本上希腊除了观光业提供约20%人口就业外,多数人皆靠政府(当公务员丶退休公务员或福利金)吃饭。除了造船业,希腊早已没有制造业。Chaldika的荒凉,有如二战後颓废沮丧的欧洲城市,当地居民在此次公投中近75%投了No(反对国际纾困案)。但它的经济早在希腊债务风暴开始时已受到重创;资金撤离,工厂关门,食物靠慈善机构配给,每月领食物排的长长人群,一眼望去,快没尽头。早在欧洲及IMF三巨头要求撙节前,当地经济已经停摆;如今平均失业率30%,高於全国25%;年轻人失业率高达60%,也高於全希腊的50%。

他们投了「No」;公投对他们是发泄,也是对日子苦熬的眼泪控诉;过去近六年的悲惨人生,至少有这麽一天Chaldika的人享受了24小时的狂欢。好似完成了什麽,好似为自己的「存在感」做了什麽。

公投过後,一切回到原点。
公投後CNN问当地人,「想留在欧元区吗?」老人文不对题地回答:「我们需要钱,Money In Any Name,只要能够维生即可…」

希腊完全没有「有钱人」吗?希腊人口1079万,人均收入其实和台湾差不多,并且名列发达国家。但在某些区域,现在看起来有若第三世界。希腊船商至今仍建造全球最多的货船,当地曾以「世界级船王」着名,造船业历史悠久;但长久以来这些公司泰半从未缴过一毛税。在希腊收「Fakelaki」(希腊语)是各行各业的公开惯例,意思就是「小额贿赂」。船商拿钱贿赂主管财政税收的官员,医生看诊只收现金不准刷卡且绝无发票,开一个盲肠炎动辄三千欧元,收费惊人,但从不缴税。

想到公家机关丶国营事业吃闲差,Fakelaki帮你乔个位子,全国约25%就业人口皆为公务员或退休公务员,国家是希腊最大的雇主。当地法律本来规定57岁(希债危机後改成65岁)退休,有点良心的53岁钻个漏洞退休,月退俸为原薪水95%,更没良心的Fakelaki(小贿赂一下),窜改资料,45岁左右就退休。

《华尔街日报》记者James Angelos新书《全面大灾祸:走过希腊新废墟》揭露希腊国库每年短缺200亿欧元的秘辛。根据官方资料小岛Zakynthos盲人占2%,共约680名,但Angelos 查访後发现却有498人根本视力健全,每两个月各盗领724欧元,享受瓦斯电费全免。另外, Angelos调查,雅典竟然有住泳池豪宅的富豪至少5000人,造假自己是贫民身分,不只逃税还领救济金。

Angelos访问一位希腊官员:「若要抓逃税坐牢或诈领福利金,一半希腊人将入狱」。这是一个从上到下,一起以「诈欺」丶「Fakelaki」丶「逃税」为主文化的国度。希腊历任总理包括左派的齐普拉斯,没有人有能力「逆转」这样的文化。愈拿大刀改革的,死的愈早。因为,「你必须把几乎一半的人抓到牢里」,结果呢?最终政客齐普拉斯把那一半人加上可怜不知究里的失业年轻人,变成选票;再变成投下公投「No」的票数。

根据News Republie公布的公投分析,61.3%的人投了No,38.7%的希腊人投了Ye s。其中年轻人为No的主力,18岁至34岁希腊年轻人约67%投No;35至55岁投No占同龄人口49%;55岁以上希腊人(其实是养老金获益的主体)投No只有37%。政治分析者认为55岁以上这批人走过希腊内战,成长於军事独裁期间,他们不是80後的天真者。希腊政治经济直至1981年才步上轨道,这些老人「知道」怎麽回事,他们理解No的後果;但他们总是少数。

希腊公投後,1)欧洲央行拒绝提供更多资金,7月20日希腊将有一笔债务需要偿还欧洲央行,欧洲央行依据章程,若希腊违约,将停止一切现金注资希腊银行。希腊届时银行将关闭至少数月,甚至一年:被迫发行替代货币IOU。通货膨胀,货币信心崩溃,一切将使希腊陷入「大萧条」。希腊年轻人投「No」时说,「Nothing To Loose」(没有什麽可以失去的),他们可能不知道情况会更糟。希腊目前全国失业率25%,「大萧条」时美国失业率30%,德国44%;除此之外,希腊还会出现至少几个月类似1946年中国金元券吃碗面就涨数倍价格的恐怖状况。这样的希腊,齐普拉斯承受不起,只能向欧洲央行等求援丶低头:即使他公投大胜。

2)欧盟及IMF已充分掌握希腊倒债扩散至邻近国家可能性很小,因此本周当齐普拉斯以大获全胜姿态,天真地空手出席欧洲高峰会後,欧盟立刻发出最後通牒。7月12日前希腊必须提出养老金改革及「有效率」遏止逃税的方案,否则纾困停止。希腊最终於7月10日提出了改革方案,尽管前一天他仍然叫嚣不会仼由欧盟摆布。

3)IMF虽然同情希腊处境,认为有必要再度减记希腊债务,但前提是希腊必须做到养老退休及税收的改革。因为没有一个国家,可以容许举国一半人逃税,诈领福利金,坐享退休金,然後不知国家经济财政前景,收入在那里。这样的财政制度,就算希腊退出欧元区,货币贬值一半以上,债务全免,未来财政还是会破产。

公投过後,希腊像做了一场梦,如梦之梦;整整演了12个小时。但全球只是睡了一觉,报纸多了一个头版:问题还在,甚至更糟。

由於银行继续关闭(公投前执政党欺骗民众,周日公投後,星期二就开门),当地人没有足够现金,观光客担心抢劫及治安,希腊正处旅游旺季的观光季,公投前後观光客比去年下滑70%。而再过三个月,「起风了」,希腊艳阳天观光季即结束;圣托里尼美丽的火焰夕阳,只能孤零零落入海中。

真相在喧嚣里往往低头不语,谎言在黑夜里反而与目光结交;於是,我们看错了世界,却说世界欺骗了我们。

  226 views

整个话题:

 RSS Feed of thread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