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无为论坛,没有版主,不删贴不封ID,北美中文论坛,加拿大中文论坛,红卫兵rolia,找工作,面试,职场,学英语,股市,炒股,心态,沟通

无为论坛,没有版主,不删贴不封ID,北美中文论坛,加拿大中文论坛,红卫兵rolia,找工作,面试,职场,学英语,股市,炒股,心态,沟通

Avatar

坐看美国加息婊表演,打一根香肠的赌,它加不起来。原因 zt【瀚海快刀 | 高手过招的惊险 中美俄大国博弈之妙】 (股市)

by arfeifei(老顽童★【○|||||||○】) ⌂, Toronto, 2015-12-16 12:38 @ nice

published on wuwei.ca at 2015-12-16 12:38, topic link: http://wuwei.ca/index.php?id=35641

当互联网技术进入平台期,老友过几天要去叙利亚,于是和他久坐长聊。有一些感悟,不太系统的整理一下,希望能和战友们互相促进,互相学习。
首先,有几个残破的信息:
第一,沙特最近特别不太平,民间大量的抗议活动遭到沙特当局的暴力镇压,动不动就达到了上百人规模的死伤,用朋友的话说,是“血浴”;
第二,塞西上台搞政变,大家都知道这是军政府政变。但是,当时塞西政变,美强力部门有直接的参与,甚至是占到了70%的比例。
第三,美国人对自己被普京狗斗非常的郁闷,觉得战略上围堵中国是一个更加不可能的任务,这和我们之前的分析不谋而合;
第四,美国人对中国人在中东的立场表达了高度的佩服,觉得我们是“聪明到谁也不去招惹,但是仍然施加影响力”;
第五,美国一些人对于我们之前的“中国最成功的战略成果是导致了美俄在东欧和中东直接对抗”的说法表达了充分的认同。与此同时,我们双方同时认为,中国这么做出了一些列战略的正确选择可能不是个人的决策,而是文明的属性起到了冥冥之中的作用;
第六,穆斯林极端化和网络技术的扩散有着直接的关系。
第七,中东颜色革命当时的速度超出了美国有关部门的估计,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了乌克兰,造成了美国当时一些列决策的失误。
时至今日,伴随着互联网科技革命逐渐进入平台期,现代意义上的民族国家收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以跨国公司为代表的有限责任制体系伴随着信息传播的网络化和碎片化,正在逐渐履行部分的国家职能。其代表现象包括:在西方,跨国公司进一步掠夺公共资源,中产阶级赤贫化;而在第三世界,极端势力的崛起和公共治理难度的增加。网络信息传播伴随着的消极情绪和民粹主义正在冲击着既有秩序,甚至包括将网络攻击的始作俑者美国及西方文明。这从侧面体现了美国科技创新能力的衰弱:在新的技术革命为到来之前,后发国家已经完成了对既有科技革命的本土化。同时,政府作为无限责任制组织,会承担大量的有限责任制组织造成的社会成本,这就使得绝对意义上的“民主政府”不可避免的溃烂化。然而,这一切的背后,最终落实到的博弈群体,依然是以文明为划分的利益集团。
所以时至今日,我们不难看到,美国在一些列政策上出尔反尔,前后矛盾。
拿埃及举个例子,想要意识形态输出,在中东的地缘格局上一家通吃,却没有料到自己输出的不是意识形态(ideal),而是混乱(chaos)。这就造成了美国后来不得不自己打脸,再扶植军政府上台一样:美国最后还是要选择一个能够长期控制住局面的供给,而不是等到全体逊尼派被极端意识形态感染到“丧尸化”。
听到这里,朋友耸耸肩,难过的做了个鬼脸。所谓的国际关系学中,最难的就是判断对方的核心权利机构运转方式:如同我们不知道对方的组织构架,对方也对我们内部的游戏规则不甚了解。大家都知道,美国的主要决策机构是安格鲁萨克逊人(WASP)和犹太人,然而如何判断哪一个部分具有更大的话语权,我们需要采取科学的方式来判断。我们知道,这两伙人勾结在一起,为的是实现所谓的世界新秩序:世界在一个单边框架下,以西方文明为核心建立起等级分明的社会运转体系。
然而,怎样建立“新秩序”,WASP和犹太人有着不同的路径:
WASP想要以北美大陆为核心,建立新罗马帝国;
而犹太人基于其内部教义,以最大化资本的回报率作为对“上帝”的供奉,控制全世界货币体系,最终在耶路撒冷建国。
从这一点分析,对于把美国这个民族国家领导世界作为宏伟目标的WASP来说,当务之急是遏制中国的崛起;而对于寄生在石油美元上的犹太财团以及华尔街来说,核心要务是牢牢控制住这个世界的原油供给。
对于犹太资本来说,控制中东--高加索--里海一线就如同辽沈战役中的打锦州:这样从根子上切断了石油的供给,是“掐脖子”的办法;围堵中国只能是控制原油的需求,是“拽尾巴”的做法。更何况俄罗斯和中国陆路相连,真要是俄罗斯联合中国搞新的石油结算机制,那中国人有市场,俄国人有资源,把中国人往俄国人怀里推,岂不正中普京下怀。
我们不妨一起复盘做个检验。把时间拨回到2013年底:乌克兰危机酝酿发酵的时候。我们看到,美国之所以敢在乌东做局,说明了其对俄罗斯对于能源依赖和国内经济情况的一个理性判断。然而,问题出在反对派已经上台之后的一些时间点上。

美国在2014年整年有大量的筹码完全可以就地和俄罗斯议和,去把珍贵的战略资源重新布置到亚太。如果是WASP具有决策权,那么亚太再平衡应该是其首要选项,俄罗斯已经失去了西乌克兰,元气大伤;但是如果是犹太人有决策权,那么会死磕俄罗斯,磕到俄罗斯经济半崩溃,目的就是要普京下台,颜色革命俄国。所以,对谁下手?俄国还是中国?这个是考验美国战略决策层的成色的时候,也是决定中国未来20年国运的时候。
就在这一年,中国人做出了一些列耐人寻味的动作:
1) 在全世界范围内不计成本的鼓吹人民币国际化预期;
2)宣布进入“新常态”;
3)通过多种渠道表明对俄方的支持,包括千亿美元的石油大单,同时放出风要做新的石油结算机制。
当5月普京来华的时候,留给他手里的选项除了跟中国合作,已经没有别的更好的选项了!证据就是,普京及其团队极其反感的“一带一路”方案,也在日后半推半就的默认了。这在2013年前是不可想象的:欧亚关税同盟本质上就是他普京俄罗斯要一个人说了算。而一带一路的内涵是中国要深入中亚西亚东欧,跟俄罗斯做成共生的“双活”。不把普京逼到绝路上,恐怕普京是不会这么痛快的答应我们的要求的。即便在普京看来是权宜之计,我们将来的一系列运作的重中之重,就是让俄罗斯彻底失去独占亚欧大陆贸易通道的可能性,当然了这是后话。

然而,以目前我们手里的筹码看来,还是有充分的运作空间的。我们不妨打破天窗说亮话,看看前文中的三点为什么会把俄罗斯放到火上烤。
第一,人民币没有立刻国际化的迫切需求。人民币国际化是我们国家金融战略的必然选项没有错,但是以什么方式,什么步骤推进,必然伴随着国内金融体系的一些列改革。从2015年的股票市场波动看来,这是一个欲速则不达过程:既要除掉一些既得利益集团,又要借船出海。这就需要高超的政治智慧和统筹全局的能力。我们知道,改革,就是理顺利益关系。不仅包括人民群众和执政党的关系,也包括党内各山头的关系。历史的客观规律告诉我们,在一个封闭的体系内改革,不引入外部变量,是没有办法做到的。这外部变量既包括了国际地缘板块运动,也包括了国际市场资金物流流转。
这就说到了第二点,“新常态”。所谓的“新常态”,就是人为的通过货币政策和行政政策,去掉国内市场上的杠杆和泡沫,同时打压国际大宗商品价格。证据就是,从2014年起,各地的中小企业就发现银行有钱不敢贷这一现象,同时通货膨胀率低到了一度快要通货紧缩的边缘。中国市场的“硬着陆”的直接后果就是国际经济活动的低迷。要知道,中国之所以被称之为全球经济引擎,是因为我们承担了大量产业链中低端的市场的供给和需求。如果中国经济硬着陆,那么首先难受的不是我们,而是所谓的新兴经济体。因为这些国家看似欣欣向荣的经济结构,本质是一种畸形的原材料供给经济。中国一旦卡断了他们的出口,他们前期贷款的大量资金都会斩断现金流,这样必然会造成流动性短缺,进而反噬就业和金融稳定。中国因为经济硬着陆而造成的损失,可以通过自身产业结构变化和庞大的储蓄来缓冲,而这些小国家除了大量抛售国有资产,没有别的办法。所以,我们本质上不仅是在打压国际大宗商品价格,而且是在偷偷地剪羊毛,为下一步(2016年底)强势的货币政策和经济回暖准备充足的资金。
当然了,适当的教训一下所谓的新兴国家也符合我们全球利益的布局:与其真的培养一个竞争对手,不如培养一个死心塌地觉得你真的愿意不计成本输出工业体系的无知队友。证据就是,我们的外汇储备一直在下降,同时全世界各新兴经济体,包括印度都会陷入5年左右的经济疲软。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林毅夫,敢大声宣布,中国有信心保持未来30年8%的增长!如果说美国人控制了全球市场货币的供给,那中国人就控制了全球市场货币的需求。一样是剪羊毛,我们的手法丝毫不逊于老牌资本主义国家。同时,因为地方财政陷入了困境,这就斩断了不少既得利益集团的现金流,使得我们国内政治体制改革的阻力相对更小了。像山西这种深受资源陷阱绑架的地方经济体,在煤炭价格大幅下挫的同时,反腐工作推进得却异常顺利。这其中的逻辑,已经是跃然纸上了。
第三点说到,国际市场供需失衡,最惨的莫过于假戏变的不得不真唱的俄罗斯。国际原油市场如今就算是沙特和美国一起做高,没有了新兴经济体的需求,想恢复100块以上的价格,那也是白日做梦。后路被斩断的俄罗斯,这才不得已跟我们越走越近:要知道,对于俄罗斯这个民族,我们不把他逼到墙角,永远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回头咬我们一块肉。要想和一个强悍如俄国的对手做战略伙伴,首先要让对方彻底放弃背后暗算反水我们的可能性。很多朋友可能不愿意听这句话,但是事实就是,有了核弹,世界才更安全。正因为我们有整死俄罗斯的能力,中俄才有可能真正做到“背靠背”。不然,两个天然的竞争对手,不是到了万不得已的地步,人家凭什么让你当枪使呢?中苏关系难道不能说明问题吗?当然了,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我对俄罗斯民族的是敬重有加的,甚至在一些列场合屡屡为俄罗斯叫好,但是我们依然要“防人之心不可无”!

宋襄公,可是做不得!
后来,我们就看到了美国的一些列匪夷所思的动作:
首先是运作”伊斯兰国“,想要彻底让中东碎片化,使得该地区陷入无政府的真空状态;然而伊斯兰国及其背后的极端主义思潮眼看就有失控的危险。美国人幻想的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温和派、反对派恐怕日后都会成为真正让犹太人难以安睡的大祸患;
然后是松绑伊朗,因为无力继续对伊朗进行高压政策(中国和俄罗斯完全维持伊朗国内的经济运转),同时一个拥核的伊朗是无法接受的局面,于是又是以一系列复杂的计算,得出了给彼此争取一些时间的”拖刀计“。没想到伊朗转手就支持了俄罗斯挺近”什叶派之弧“;说是要平衡亚太,但是对自己的铁杆盟友日本没怎么给力的支持,同时对韩国倒向中国不管不问,通过TTP,确是在中国搞定了亚投行势不可挡之后,怎么看都像是临阵磨枪,还不说盟友们都对双方成观望政策,坐山观虎斗;最后是纵容土耳其羞辱俄罗斯,使得俄罗斯不得不进一步靠近中国,同时下定决心彻底打击伊斯兰国以及背后的土耳其和沙特。在可以预见的未来,伴随着欧洲国家在中东的出工不出力,俄罗斯必定将中东搅个天翻地覆。到那个时候,美国人才会意识到让俄罗斯挺近中东,并且蠢到让猪队友土耳其给俄国人满地的筹码是一个多么让人痛苦的决定。
这也同时验证我们一开始的假设,美国现在是华尔街完全说了算。并且种种迹象表明,在最近的权力斗争中,华尔街完胜WASP。

这个要联系到两场反恐战争:据美国人自己估算,花了上几十万亿美元的资金。要知道,苏联倒了,美国人吃相那么难看,大概也只是赚到了70万亿美元。一场莫名其妙的战争,居然浪费了上十万亿美元的财富,而且还没有达到战略目的。同时因为中国的崛起,干掉了美国国内很大一部分中产阶层,里里外外算下来,冷战的红利快要吃完了。这个对于自负的WASP是一个不得不去吞下去的苦果。美国的这笔开支,是华尔街用金融创新抹平的。既然战争打败了,那么这笔垫出去的钱华尔街是不会绝对不会打掉牙咽下去的。于是我们才看到了08年金融危机,犹太人有鱼死网破的架势,逼得WASP让出了很多核心利益。
美国强力部门的削弱,以华尔街为后台的跨国公司的兴起,也造成了我们一开始说的,世界正在脱离传统意义上国家的控制。当一个技术革命诞生的时候,率先突破该技术的国家,往往具有大量的红利。然而当这个技术已经完全扩散到全世界各个角落的时候,这个先发国家就必然遭受到其他国家拥有这个科技之后对其造成的追赶和随之而来的战略收缩。美国的半导体和互联网技术促使了冷战的胜利,然而却沉醉于建立世界新秩序的幻觉之中,用货币工具奴役全世界人民,后果就是没能维持科技优势,被后发国家追赶到了筋疲力尽的窘迫境地。
给我们的经验是,无论何时,任何规模的扩张都是为了能够反哺科技进步。一个不以内在科技和生产力进步为中心思想的对外政策制定必然导致类似美国盛极而衰的惨痛教训。
这对未来我们登顶之后的路线规划,极有必要。

---
拉拉拉,拉拉拉,我是蹲坑的小行家,忘了带纸就蹲下,一边拉一边夸,今天的分量真正大,没有几秒就拉了一大把。

  310 views

整个话题:

 RSS Feed of thread

 
[x]